新兵與老兵不再一個“圈”里一個“圈”外

2015年02月27日    來源:解放軍報

都知道部隊有“首長信箱”,卻從沒聽說過還有“班長信箱”的!

得知第39集團軍某旅利用局域網開設了“班長信箱”,筆者直犯嘀咕:怎么和戰士天天低頭不見抬頭見的班長,還要在網上設立信箱?有話為啥不能當面說,非得隔著屏幕在虛擬世界里講?

溝通不易:新兵咋就真把班長當成了家長

“首長您好,我是高炮連班長汪洋,我與班里的新兵溝通起來有點困難,不知該怎樣消除彼此的隔閡,請您指導!”旅領導打開網上聊天記錄介紹說,新兵下連以來,班長骨干類似這樣的求助帖不少。都說“班長是軍中之母”,“班長是軍中之父”,有的新兵還真就把班長當“家長”了,處處都有逆反心理;有的新兵有了心事,只和陌生人說,不找戰友卻找網友。這不僅影響到教育訓練,也阻礙了他們成長成才。

緣何班長與新兵溝通會出現困難?原因就在于一個“圈”字。新戰士馬雪建坦言:“新兵訓練時,戰友們軍銜不分高低,兵齡不分長短,大家感同身受,有了一個不分彼此的‘圈子’。下連后,在一些新兵眼里,班長和老兵是管理者。就像當兵前大家把家長、老師都屏蔽在‘圈’外一樣,自然也會習慣性地把班長和老兵也劃在了‘圈’外。”

汪洋也是一肚子苦水:自己煞費苦心地與新兵談心交心,可總是被拒絕在心門之外;他們喜歡在網絡世界里跟陌生人敞開心扉,可開班務會時卻像悶葫蘆似的。“軍中之母”對上了“悶嘴葫蘆”,汪洋班長直呼:新兵“啟蒙人”不好當了!

投其所好:用網打開戰士的心門

新兵老兵各成一“圈”,與“圈”外人缺少溝通,自己的心也會被“圈”起來。長此以往,一個戰斗集體還怎么擰成一股繩?

一番調查研究后,旅黨委洞悉原委:伴隨鼠標和鍵盤長大的新一代士兵,缺少與人面對面交流的經驗,有的問題怕丟人不好意思當面講,有的問題搞不清楚不知道該怎么講,也有的是心理自閉不愿意講。旅黨委“一班人”商議后,干脆來個“投其所好”:你喜歡用網,我就用網打開你的心門!他們借鑒“首長信箱”模式,為每名班長在網上開通信箱,很快就受到新兵的追捧。

來信:“姜班長,今天手榴彈投擲訓練,我把彈投到了身后,事后大家都嘲笑我,以后沒法再練了!”

回復:“像你這樣的情況,我在當新兵那會兒常犯,戰友們也笑,但笑笑就過去了,沒有誰真的放在心上,也不會因此就把你看扁了。明天我再教你個竅門,只要自己堅持練習,我相信你一定不會比別人差。男兒當自強,心胸要寬廣,咱軍中男兒連流血都不怕,還怕別人笑!有班長幫你,放心!”

打開班長姜云峰的信箱,筆者看到了許多這樣的問與答,哪怕是新兵的寥寥數語,他都給予細心周到的解答。姜云峰說:“‘班長信箱’最大的優點就是允許匿名留言,網上沒有職位差別,沒有上下級之分,也就少了一堵無形的墻。”

懸絲把脈:隔空對話變成心與心交流

在新兵熟知和習慣的網絡世界,隔空對話漸漸成為班長對新兵進行“懸絲把脈”的那根神奇的線。網絡上幾個回合問答下來,班長的“家長范兒”變了,“親”、“萌萌噠”等網絡語也開始在郵件里“蹦跶”,新兵的“圈”開始慢慢擴大、消散,現實工作中班長與新兵之間的距離也拉近了……

指揮連通信班新兵于成奇,班里人都叫他“沉默”。班長夏飛幾次找他談心,于成奇始終不愿打開“話匣子”。一次考核時,于成奇由于腳傷復發在五公里奔襲中成績不合格,旁人情急之下埋怨他拖了連隊后腿,夏飛卻依舊天天為他清洗敷藥、端水送飯。這一切,于成奇看在眼里,記在心中。

幾天后,生性靦腆的于成奇通過“班長信箱”吐露了心聲。原來,他入伍前生活在單親家庭,打小喜歡用戒備心理看待一切,如今總想和戰友交心,卻常常欲言又止。夏飛通過信箱細心聆聽小于的故事,隨即用心回復了一封長信。

“班長信箱”里的這一來一回,讓敏感的于成奇發現班長真的懂他!慢慢地,他跟班長打開了“話匣子”,也和戰友們打成了一片。夏飛還幫他“私人定制”了訓練計劃,于成奇很快被評為訓練標兵。

“班長信箱”連著老班長和新戰士的心,虛擬世界的無聲交流,擦掉了現實世界中的“圈圈”。“成績的背后是‘懂得’,懂得的根基是‘傾聽’,傾聽的橋梁是‘信箱’。班長懂我,謝謝班長!”解開心結的于成奇說。

 
5分时时彩是官方的吗-彩票计划